青藤门下走狗?可能是袁枚报复郑板桥

青藤门下走狗?可能是袁枚报复郑板桥

 


  徐渭字文长,是明代嘉靖、万历年间的才子,诗文书画,纵横一世,又有韬略。徐文长有一书房号“青藤”,据说郑板桥曾刻一印,自称“青藤门下走狗”,表示对徐文长非常敬佩。


  这一故事载在袁枚《随园诗话》中:“郑板桥爱徐青藤诗,尝刻一印云“徐青藤门下走狗郑燮。”童二树亦重青藤,题青藤小像云:“抵死目中无七子,岂知身后得中郎?”又曰:“尚有一灯传郑燮,甘心走狗列门墙”。


  因为《随园诗话》广泛流传,所以这一故事也为人们耳熟能详。齐白石甚至作诗:“青藤八大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愿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


  然而,人们发现郑板桥没有“青藤门下走狗”闲章,反倒是有一个“青藤门下牛马走”的印章。清人徐兆丰《风月读余录》收入由郑燮自辑的《板桥先生印册》,内有一枚印章是郑板桥委托一个叫吴于河的人雕刻的,印文曰“青藤门下牛马走”。郑板桥在科轴乾隆戊寅(1758年)画上就盖有该印。


  在怀疑到底是“走狗”还是“牛马走”中,这看起来是文人惺惺相惜的佳话被揭露为其实是文人相轻。


  郑板桥与袁枚同为乾隆进士,曾互相敬重。袁枚《随园诗话》卷九第七四条记载:“兴化郑板桥作宰山东,与余从未识面,有误传余死者,板桥大哭,以足蹋地,余闻而感焉”


  然而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却是针锋相对,各不相让。清乾28年(1763)3月3日,七十岁的郑板桥在扬州赋闲,偶然应扬州转运使卢雅雨之邀,参加虹桥修禊筵席,席间方才得识时年四十八岁的才子袁枚。此次酒会,不免有诗酒唱酬。袁枚一惯风流倜傥,多有轻狂之举。于席间赠诗《投郑板桥明府》七律一首,诗注处有抬高自己之词。郑板桥回赠袁枚的诗为一联句:“室藏美妇邻夸艳,君有奇才我不贫”,对袁枚的操守进行娓婉的讽谕。郑袁两人生了芥蒂。


  后来,袁枚在《随园诗话》中吹捧毕秋帆(即毕沅)母亲的诗作。郑板桥、赵松雪(即赵翼)斥袁子才(枚,字子才)为“斯文走狗”,作记骂之,不谬也”。


  郑袁两人产生过节。为此,后人认为袁枚记郑板桥自称“青藤门下走狗”是报复之举。


  在春秋战国之时,走狗并非贬义词,《战国策·齐策四》:“世无东郭俊、卢氏之狗,王之走狗已具矣。”其中此“走狗”即是指猎犬。《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中“狡兔死,走狗烹。”的“走狗”最多也是指为主人效劳的人,然而,到了宋元之时,走狗已经日趋贬义,多指仗势欺人的无耻之徒。


  而“牛马走”出自司马迁《报任安书》,中有“太史公牛马走”。后来李善有注:“走,犹仆也。言己为太史公掌牛马之仆,自廉之辞也。”


  可见,“牛马走”不过是郑板桥自谦的说法,而“走狗”却是彻头彻尾的贬低自己,郑板桥自己也是历史上的杰出名人,“扬州八怪”的主要代表,以“三绝诗书画”闻名于世,他再怎么敬重徐文长,也不必将自己贬成走狗,而“牛马走”看起来更对郑板桥的性格。

《青藤门下走狗?可能是袁枚报复郑板桥》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