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附中教师组织“文化集训”让学子近距离触摸传统文化








复旦附中教师组织“文化集训”让学子近距离触摸传统文化
中学生迷上古体诗创作
作者:王柏玲 转自《文汇报》

复旦附中教师组织“文化集训”让学子近距离触摸传统文化  中学生迷上古体诗创作
    习书法、作古诗、学国画——如此风雅韵事,似乎与听着HIPHOP长大的当今中学生不太相干。而在复旦附中高一(11)班的学生看来,传统经典和流行文化只有咫尺之遥。最近,他们就迷上了古体诗创作。虽然这些原创古体诗平仄押韵仍有瑕疵,遣辞用句也显稚嫩,但学生对传统文化的热情,却让该校语文特级教师黄玉峰惊喜不已。
    
边走边看,触景生情
    高一(11)班是复旦附中的人文实验班,而黄玉峰正是这块“实验园地”的掌门人。今年寒假,黄老师特别为这些学生安排了为期五天的“文化集训”,除了邀请萧功秦、王雷泉、张汝伦、姚大力、王德峰等学者开设讲座外,他还带着学生来到文化名城绍兴,探访历史古迹。出发前,黄玉峰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对学生进行声律启蒙,大致讲解了古体格律诗创作的基本规则和简单技巧,并要求学生回来每人自创古诗一首。
    这份作业起初被张雅舒看成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当她走近兰亭,和同伴在浅浅的河滩漫步嬉戏忘情山水,又看到年逾花甲的黄老师童心焕发追赶白鹅,《山阴古道》的诗句已跃然嘴边:“微波日照跃如银,古道风光处处新。笑语孩童嬉水乐,逐鹅老叟返天真。”学生程千里对此行也深有感触:“这里有鹅相伴,有竹可诉,有古可追,有贤可思,我们看到的不仅是景,更是一段历史,一段回忆,此情此景,真正让我体会到什么叫‘不会作诗也会吟’。”
    到达绍兴的当晚,唐颖祺和同伴来到轩亭口,大街上车来人往相当热闹,而矗立在马路中央的秋瑾纪念碑则被淹没在浓重的暮色中,不为行人注意。唐颖祺触景生情,《夜咏轩亭口》的意境已经在脑海中形成:“马龙车水行经处,石像昂然伫立时。试问今人谁顾念?孤魂月下倚城池。”
    “语文的外延和生活的外延相等”,黄玉峰非常赞同美国教育家华特的这句话。他在语文教学一线探索实践整整40年,几乎每年都会带着学生外出“游学”。近距离触摸文化,触摸历史,让学生感触真切自然,文思如泉涌,创作了大量诗歌和散文。
    
大量诵读,出口成章
    这次黄玉峰要求学生每人写一首古诗,而很多人写了好几首。陈之问就一口气写了四首。“流觞曲水绕柔情,竹映诗心格外清。月牙沏入玻璃盏,以茶代酒敬兰亭。”写完之后,陈之问摇头晃脑吟诵起来,很有点成就感。她说:“写诗其实也不难,找对感觉,到落笔的时候,以前读过的诗句会一下子涌出来。”对这次诗兴大发,陈之问认为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平日大量的诵读积累。
    黄玉峰认为,现在的教材薄薄的只有二十几篇课文,其中古文五六篇,诗歌四五篇,即使把这些文章全部吃透,也是少得可怜。于是,他给学生开列必读书目,读名著,读经典,就好比把羊放到水草丰茂的地方,让他们在广泛的阅读中与学者大家进行心灵交流和精神对话。
    每天20分钟的早读时间,他选择“大声诵读”这种最原始的启蒙方式,让学生熟读诗文。上个学期,学生们从《诗经》读到《古诗十九首》。在读背抄默过程中,学生们走近课文,走近先哲,为这次古诗创作积累了很好的语感。而有了自己创作古诗的过程,回过头再读古诗,更能理解作者所要表达的意境和思想。
    会作古诗,只是黄玉峰“人文实验计划”的一小部分,课余时间,他还组织学生逛书店,观话剧,练书法,学国画,演小品,办刊物,“生活有多丰富,我们的语文学习就有多丰富”。他设想花两年时间把学生培养成一个“文化人”,习一手好字,会一点丹青,让中国传统文化离中学生近点、再近点。  
    本报记者  王柏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