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重绳索捆绑中小学生








中学老师走上大学讲台直指教育弊端——
五重绳索捆绑中小学生
作者:樊丽萍 转自《文汇报》

中学老师走上大学讲台直指教育弊端——  五重绳索捆绑中小学生
    今年64岁,在三尺讲台上已执教整整40载的复旦附中语文特级老师黄玉峰,昨晚被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聘为兼职教授。
    中学教师缘何升格为大学教授?向黄玉峰颁发聘书的复旦大学高研院院长邓正来解答了人们的疑问。“在一线工作几十年,他对学生、学生家长以及他们与教育体制的关系了如指掌,对教育问题有深刻洞见。”昨天恰是复旦大学高研院双周学术论坛《中国深度研究》第九讲,自称为“一个在教育体制中挣扎的人”的黄玉峰,在讲座中生动描述了中学基础教育的现状,并直指基础教育领域盛行的五大弊端:“我们的学生,正被五重绳索捆绑。”
    
讲座题目:有“噱头”,也引人深思
    黄玉峰的讲座旨在分析现行基础教育存在的问题,但起始却使用了一个十分“诡异”的题目——《“人”是怎么不见的》,“噱头”十足。“这个题目是我参加学校升旗仪式时突然想到的。”黄玉峰说,听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歌声,他油然为中学教育和现行教育体制的问题感到忧虑。“我们的学生是否可以不再做应试教育的奴隶?老师是否能不做考试指挥棒的奴隶、自由地教学?我们的教育是否能把学生培养、发展成真正意义上的人?”
    有感于社会上中小学生因厌倦考试、不满学校教育而弑师、自杀的恶性案件日渐增多,黄玉峰认为,这些社会问题的症结在于现行中小学校的基础教育出了问题:应试教育吞噬了学生绝大多数时间,本该“让人变得更好,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教育,如今却给学生带来痛苦。
    
五重绳索,结下教育恶果
    我们的教育究竟怎么了?在黄玉峰看来,教育本身应该是一门艺术,可充斥在中小学日常教学中的功利主义、专制主义、训练主义、科学主义(指对学生按照统一的应试模式进行雕琢)和技术主义,成为捆绑在学生身上的五重绳索。现行很多中小学生缺乏创造性,以及表现出来的对社会的冷漠,都是这种教育弊端结下的恶果。
    “我们的学校,孩子琅琅读书声很少,却搞出了很多训练人的办法。”语文教师出身的黄玉峰,随即用来自一线的语文写作教学实例,深刻剖析基础教育的病症所在。黄玉峰说,为了应对应试教育,他在教学中有时也不得不“见招拆招”。以近三年的语文高考作文题为例,三年作文题分别是“我想握住你的手”、“必须跨过这道坎”、“他们”。黄玉峰说,按应试教育办法教学生,只要背上一篇文章再改写一下就行了:第一篇是,我想握住民工的手;第二篇,必须跨过与民工有差别这道坎;第三篇,他们是一群民工子弟……但毋庸置疑,这样教学与教育的宗旨相差深远。黄玉峰认为真正的悲哀在于:“我们的孩子读小学就很苦,花了很多时间做练习题,但读到高中仍然是腹中空!”
    
教育病症,反映出社会困境
    “在五重绳索的重压下,不仅学生受苦,校长也变成了企业家,要像企业那样竞争。”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王德峰在评点讲座时认为,现行教育的病症既有教育体制的问题,但更反映了成人世界的困境。“学校的问题,教学中的功利主义,是成人社会遇到的困境在学校里的投射和反映。”家长希望孩子能够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生存好,只得求助于名校,而名校又与好职位、高薪直接勾连。
    同为复旦大学教授,骆玉明也感慨地说道,身为教师,他如今已经不敢随便与学生打交道,总感觉学生没有以前单纯,功利色彩浓重。
    王德峰认为,基础教育领域出现的功利主义倾向,是教育的根本症结所在,而解开这个困局,首先有待于成人进行反思。
    本报记者  樊丽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