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年品味《广陵散》

穿越千年品味《广陵散》


                                      


  魏晋时代,尽管朝纲更替频仍、版图四分五裂,但由于众名士的焦灼挣扎及苦苦求索,文士心智仍然得以开启,艺术之花仍然得以绽放,文明光芒仍然得以闪烁


 


 



 


 绝音 李家正 绘


 


 


                                                  湖南邵阳学院中文系 张建安


  对于音乐,我素来知识贫乏。但我第一次接近《广陵散》,就感觉到了灵魂的颤动和精神的震撼!


  古筝独奏《广陵散》最初的内容是写聂政刺韩王为父报仇的故事。但《广陵散》后来能跻身中国十大古典名曲之列,这还得归功于西晋大名士嵇康。


  嵇康经历坎坷,早年丧父,家境贫困,然而他励志勤学,文学、玄学、音乐、剑术无所不通,并修得高贵的节操,写得一手好文章,生得伟岸雄姿,为世人称誉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孰料想,魏晋交替,政治黑暗,仕途多舛,在阴暗的现实刺激下,点燃了嵇康仇恨的火花。于是,他挂冠而去,放浪形骸,逆礼教而行之—既然在现实的世道中不能安然生活,那就在精神世界里闹个天翻地覆吧!


  他邀一群志趣相投的朋友,在青绿的竹林里吟诗、弹琴,面对山风明月和清寂的流水,拿出了自己钟爱的琴,愤激地弹出了那纷杂、无章、混乱的散音,控诉这世道的无耻、虚伪。


  与阮籍假装醉酒、玩太极不同,嵇康选择的是笑傲江湖和激烈的抗争!


  嵇康个性的张扬使他得罪了许多达官贵人,终因不满司马氏的专权而招致被大辟的厄运。


  行刑在一个秋日的黄昏里进行。


  嵇康面对1700年前的斜阳从容地弹奏着《广陵散》。


  开始弹唱的时候,嵇康还有一些拘谨。曲子的前端轻轻跳过两个滑音,这犹如云中白鹤,忽然振翅。这样一来,引子便有了,间歇也就有了,然后是白鹤入云,倏忽不见了。随即闪电、惊雷骤然袭来,接着是大雨倾盆,情绪愤怒起来,思绪驰骋开来,什么也顾不得了,什么也挡不住了!


  我要自由!—无拘无束的嵇康再现了。


  接下来,曲子的节奏又舒缓下来,直至净化为一湖碧水,净化为一种心态。


  悠扬的琴声,在刑场上缓缓响起,嵇康一下又一下地拨着琴弦,一下又一下数着音符。


  倏忽间,只见那湖水又一次激荡,浪花高抛,血花飞溅!


  那完全是在用灵魂搏击灵魂,用尊严撞击尊严。死亡便被这沉郁、凄婉的琴音击得粉碎,散落于无尽的深渊,变成了人们的惊愕、钦佩和凝视,为他求情而跪着的3000余太学生见证了这一惊心动魄的时刻!


  壮士赴死,义无反顾,豪侠之气凝结在嵇康古琴的每个音符里了。28岁的嵇康,在临刑前以此曲来寄托自己的情怀,当是血性无比啊!


  这种受压迫者反抗暴君的斗争精神,经过嵇康的升华,铿锵有声,已经成为永不散去的千古绝唱。《广陵散》自此名动天下。


  历史还在悄悄地运行。作为一位诗人,嵇康的死似乎并没有改变什么。但魏晋的竹林里,飘逸出了追求自由、人性独立、反叛暴虐的歌声;但人们在理解《广陵散》时又添加了一层新的含义—蔑视权贵、愤恨不平。


  “散”原本就是乐曲的意思。如今的《广陵散》是根据前人的古琴曲移植而成的,移植为筝曲后只保留了部分精华的主体音调,显得更精致和耐人寻味!


  绝望而又充满希望的《广陵散》,飘飘悠悠地在华夏大地上萦绕至今,虽已磨蚀了它原本真实的模样,但仍如一阵坚定的风刮过大地,留下了清高的风韵。


  乐曲一开始就是有力的叩击,奏响了激昂、悲壮的主题,然后空旷的泛音,以及前十六、后八等短促有力的节奏音调迭起,使得全曲一开始就笼罩在怨愤、凄清的情感氛围之中。在这一段持续紧张的音调之后,乐曲突然又显出了果敢而又坚定,甚为抑郁!


这中间有云雷激发,有倒海翻江,非常激越!但随即又流露出了消极,藏满了悲苦—悲苦得让人想化作幽鸣溪涧的小鸟,直呼“归去来兮”!


  特别是那具有很强推动力的泛音段落,把聂政的英雄形象,塑造得十分生动和鲜明。接着我们仿佛听到了演奏家巧手滑过琴弦的声音,出现的是具有感叹意味的低音曲调,似乎欲表达郁愤,却又欲罢不能。


  进入较快的四四拍之后,情绪上形成与前面鲜明的对比,急速的节奏,和大跳独筝的演奏构成的音调,把气氛营造得十分紧张,快板用较长的篇幅表现了聂政刺韩王的过程,这里既有不畏强暴、慷慨赴死的气概,也有压抑、阴森和诡秘,全曲渗透了一种英勇顽强、战斗不止的气氛,最后在无比悲凉的气氛中戛然结束。


  整个《广陵散》曲调高古、幽怨、忧伤、孤愤,呈示出一种旷古的人生悲愁,它使我们感觉到了生命的沉重与尊贵、崇高与伟大!


  神曲遗失千年,今闻犹寒!


  我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个曲子里所蕴含的力量和激情。


  乐曲流露出“面对世道,永远无奈”的悲叹,我听来产生特别之感—那是一种强烈而苍凉的生命意识在呐喊!


  中年以后,我常读点历史,也懂点文学,于是对于阮籍、嵇康以及魏晋盛行的那种名士风度特别推崇,并试图寻找一种特殊的载体,去抵达那悠远的彼岸。


  我不知道,听了《广陵散》之后,是否已达成了自己多年的心愿?


  只记得中学时代的教科书云:政治上的西晋是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朝代。而文化学者余秋雨则告诉我:魏晋时代是中国文人的人性与文化彻底解放的朝代。


  黑暗与解放,这两个势不两立的概念,又怎么能够在特殊的历史夹缝中寻找到统一的支撑点?—真是不可思议!


  黑暗的现实令他们情怀激愤、狂放不羁,试图将那种束缚人们精神的枷锁彻底砸碎,把钳制人们心灵的陈腐的礼教完全摧毁。人性的解放,使他们才情勃发,让他们的生命潜能得到了史无前例的开掘。


  所以,魏晋时代,尽管朝纲更替频仍、版图四分五裂,但由于众名士的焦灼挣扎及苦苦求索,文士心智仍然得以开启,艺术之花仍然得以绽放,文明光芒仍然得以闪烁。这动荡时代,依然有大诗人陶渊明的悠然降临,有《文心雕龙》与《诗品》经典文论的悄然诞生,有书圣王羲之的横空出世,也有祖冲之圆周率的精确计算……


 


                                                 《中国教育报》2008年11月27日第10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