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目睹语文教学赛课之怪现状

三十年目睹语文教学赛课之怪现状





 





绵竹中学   龚志华


 


改革开放三十年,社会经济蓬勃发展,教育事业蒸蒸日上,硕果累累。但发展奋进的主旋律中也有一些不和谐的乐章,本文打算从林林总总的语文教学赛课的怪现状中择取一二,“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怪现状之一:集体大会战


某人要代表某校参加省市语文赛课,学校领导甚至甚至教师培训机构相关人员亲临督战,发布二级指令、一级指令。先组织教研组分层开会,首先是教研组长、备课组长会,议题一个“确保冠军”。然后是骨干教师会,中心一个“分派任务”。接下来,是教研组长、备课组长、骨干教师、执教教师大讨论,献计献策,出智出力。如果是异地上课,则由某一名师执笔,汇总大家意见,拟写教学方案;课件高手行动,制作精采课件;执教教师则承担授课任务;赛课期间,教研组长全程陪同,作相关指导与通联(一人前线作战,数名大将后方支援)。若是本地赛课,执教老师若板书不行,就让书法名师打暗格,暗书写,执教老师则需填描;执教老师若朗诵不行,就请诵读名家配乐配音,制作示范朗诵带。此时的教研组研讨氛围空前,名师们忙得个不亦乐乎。


怪现状之二:打磨优质课


为了打磨优质课,先在本地学校反复演练,一个年级选几个班彩排。若还不行,就再换年级。然后在赛课现场找关系预演。如果找不上关系,就借当地学校某班预演。


打磨过程极为细密,若本地赛课,执教老师要深入学生,让学生什么问题该全班举手,什么问题只能两三个举手。什么手段,什么环节,都定到某一时段,不得随易改动。学生要做规定性动作,自选性动作一概由老师设计。


执教老师对赛课那天的着衣、化妆、手势都有精准的设计。


打磨期间,学校为执教教师提供专门准备时间,课程由其他老师代劳。


怪现状之三:疯狂展示


语文教学赛课现场,由一个又一个教师疯狂作秀,主要是教学课堂,从教学手段运用来说,多媒体是一定要有的;从交流形式来说,分小组讨论是要有的;从教学环节来说,“拓展”是必须有的,教师才情表演也是要有的(如现场作文、唱歌、朗诵等,都有早有准备好的);从教学创新来说,有让学生表演的,有让学生竞赛的,有大辩论的,有研究大汇报的……不一而足。稍次的是教师专门的才艺展示。


怪现状之四:暗箱操作


在赛课结束后,宣布交教学方案,要综合评分。实际上某些学校(比如协办学校)与评委已暗中勾兑,基本内定。


怪现状之五:赛课荣光


赛课回校,获奖的,或挂长幅,或设展板,大力宣传新秀,以此展示学校教学成果;或给予重奖(有的奖金超过个体科研成果奖);或大小会表扬,对全校教师宣布该执教教师,评优优先,晋级优先。


困惑:


第一点,赛课是要教师个体展示的教学功底与实力,还是要越俎代庖式的会战成果?


第二点,用得着一级指令、二级指令吗?难道这就是重视?平时怎么抓研究的?


第三点,如此打磨,让大家如何区别“赛”与“演”?如此打磨的实质意义何在?是愚弄学生,还是愚弄教师自身,抑或愚弄学校?


第四点,赛课的课堂针对性在哪里?是否非得一个模式?教学赛课为何要教师才艺展示?


第五点,赛课评价的客观、公正、公开、公平如何体现?(何不现场亮分,何不赛完就当场评点?)


第七点,对一个稍有进步或正在成长(何况并不一定真有长进)的执教教师的如此奖励让人信服吗?让执教者心安理得吗?


一点说明


以上怪现状,乃近三十年教学生涯中耳闻目睹,虽说并非普遍,但绝对存在。在一些地方,此类怪现状并没绝迹,而是愈演愈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