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晋如和湖北满分“古诗”的阅卷老师该谁下岗?(二)

徐晋如和湖北满分“古诗”的阅卷老师该谁下岗?(二)


 


    赤焰难明赤县天首句即不通。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按照毛泽东的说法,是属于旧民主主义革命的英雄,当时马克思主义根本没有传入中国,何来赤焰?(赤焰就一定指共产主义吗?这是哪家逻辑?徐先生是不是又犯了自以为是的毛病,作者在这里交待得很清楚,“赤焰难明赤县天,”如果如徐先生之言,作者岂不是公然反党了吗?徐先生的帽子太大了。此句明显化于毛泽东的《浣溪沙和柳亚子》“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蹁跹”之句,作者改赤焰一词,当作革命的火焰之解,而并不是专指共产主义而言,请先生慎言,勿要信口开河),百年群魔舞翩跹。国土已破何人见,金瓯早缺有谁怜?此句像女郎诗。(何为女郎诗,徐先生大男人主义?此句妙哉!国土已破、金瓯早缺是不争的事实,更有何人见,正所谓“楼头张丽华,城外韩擒虎。”当时的最高统治者不思国破民穷,的确是“国土已破何人见”,更妙在一句“有谁怜”,这既是在表达“金瓯早缺”的无奈,也是承上启下之句,“有谁怜?”这才有黄花岗的烈士,才有这场广州起义,诗人在此种下远因,正是古风的特点,先加以铺垫,诗人深得古风写作之法。这与“红消香断有谁怜”并无多少相通之处,徐先生看《红楼》着迷了吧,这么容易联想。)皇祚不复天威去天威去,的确,皇祚不复,不通。不妨请作者先查一下皇祚是啥意思(祚者,本义福运也,后引申为帝位,《东都赋》有“王莽作逆,汉祚中缺”之语,作者在此沿用其原义,也并不妥,事实上,这时候的确是皇祚不复了,公元1911年也是民国元年,这以后各地纷纷宣布独立,清王朝除了一座紫禁城,还有什么?皇帝的福运也到此为止了,清以后除了袁大头做了81天的皇帝外,还有谁当过皇帝呢,诗人站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待“皇祚不复”,一点也没有错。不妨请徐先生自己先搞懂“祚”的原义,不要摆出一副老学究的穷酸样来唬人,还请别人来查一下皇祚是啥意思,你自己查过吗?)天朝迷梦化为烟。五口通商香港失,断鸿声中夷舰现。现字不是平声字,诗不是词曲,不能平仄声通叶。(在评白居易的《琵琶行》已有交待,由此可以看出徐先生师承赵、翁之流,不能服人)圆明园中尽烈火,太和殿里无君颜。什么叫无君颜?根本不通。(何不通也?是指作者把庚子之变和广州起义混为一谈了吗?徐先生没有通读全诗,下此断言,全不负责。作者还是在铺垫广州起义的远因,为什么会有广州起义,南京条约、庚子之变都是远因)水师已覆巨舰沉,沉字位应用仄声字(唯请徐先生多谈古风,顺便问一句,徐先生读过几首古风?)黄海之水腥且咸。咸收m尾,是闭口韵,不能和颜字通叶。(下平十四盐和下平十五咸不能通叶?!徐先生学的是哪部韵书,请指教。)一般歌行体四句、八句换韵,这里还不该换韵呢。(是吗?还是只有请徐先生多读古风,不要只读今人的)春帆楼上条约订,马关之约逆臣签。签是闭口韵,出韵。(下平十四盐和下平十五咸不能通叶?!)此二句完全是戏词。鄙俗不堪。(“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毛泽东《念奴娇鸟儿问答》,徐先生还敢骂鄙俗吗?)而且对于李鸿章的评论完全违背历史事实(“春帆楼上条约订,马关之约逆臣签。”对李的这种评价完全违背了历史事实?那么请徐先生告知历史的真象,然后我们大家一起呼吁教育部修改所有历史教材!徐先生真是前清遗老遗少啊,为大清鼓吹不遗余力!马关条约是不是李鸿章主持签订的?至于李鸿章本人是忠是奸,历史未有定论,不过现在的主流意见定其奸臣(教材也是这样说的哦),作者采用这种看法有什么错?我不想改变徐先生的看法,也请徐先生尊重别人的历史观。)大沽台上炮声隆,隆字位应为仄声或入韵(不见得)将士陈尸国门前。新鬼啾啾旧鬼哭,京洼何谓京洼?(这个我也不懂,洼字原义为深池,后引申为低凹的地方,作者把北京比作一片洼地,是否有慨中华落后之意,不得而知,不敢妄言)难日什么叫难日?(不难理解,当时老百姓谁没有“跑庚子”之类的难日?)见炊烟。宣战诏书何处寻寻字位应仄?(不见得)言说帝后西秋狝。此句我完全看不懂。一般说西狩。言、说是一个意思,重複了。如果要表示西太后、光绪逃到西安,该说秋西狩。(同意,狝就是指秋狩,可以改为秋西狝)辛丑条约庚子恨老干体的空洞无物,(这也部分同意,前面的确交待过同一历史事件了,不过作者作为引子,引出下一段落,也无不妥,毕竟这是在高考,字斟句酌不太合时宜,要请徐先生理解)落日秋风哭宝剑剑是仄声字,而且是闭口韵,无论如何押不上韵。(徐先生还是太拘泥于韵了,不过有一定道理)六十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此二句还不错(确然,意境深,对仗工整)空向长河咒逝川,不尽国愁在斯年。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州和年能叶韵吗?(同意,这个地方叶韵是有些问题)另外,下面也说了,中国是“半国殖民半封建”,又没有彻底沦于异族,天涯何处是神州,这句不符合历史(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诗人这里所指的神州是诗人心目的“国”,诗人认为当时国已不国并无不妥,那么“天涯何处是神州?”有什么说不过去的,难道一定把神州定义为具体的山河么?国破而神州无处可寻,是表现作者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恐非徐先生所能尽知也。举个例吧,“白发三千丈”、“危楼高百尺”这不是具体尺寸吧,有什么道理可言,徐先生认为这两句如何?“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诗人在此化用此意)民穷国敝割土地,偿银赔款年复年。地方戏的戏词吧(已驳过徐先生的鄙俗之论,不复言)可怜越女夜夜哭,半国殖民半封建。建能和年叶韵吗?这一句又是老干体。(徐先生对于韵律的掌握已是登峰造极,韵律这类的问题,我已经不想争论了)檀香山上聚义士,兴中会中复青天。烈火已燃锤与镰,锤与镰是中共的党标。孙中山是中共党员吗?(锤和镰的确是中共的党标,这个党标表示什么意思呢,是代表工农吧,诗人也并没有明指中共参与了这次黄花岗起义,这里以锤、镰象征工农,也无不妥,是徐先生自己联想到中共党标,怨不得旁人。)今将炮火灭清廷廷与天押得上吗?。枪声惊破五羊城,英雄无惧挥宝剑同上,剑与间不可能押韵。提携玉泉为国死,何得英名在人间。悲歌一曲从天落,壮士不再歌易水。这两句韵跑到爪哇国去了晓见江山有炊烟,烈士之魂已沉泉。人生百年能几何,何字位应为仄声荒草斜阳土坯间。白云片片魂悠悠,黄花遍野使人愁。此处倒是可以换韵,这两句也小有诗味,但下一联的韵又跑了义军已覆化碧土,留得精神载史书。韵呢,韵到哪里去了?黄花岗上土一抔,埋没荒烟蔓草间。起事何知一死难,的卢青骢劳鞍鞯鞯也是闭口韵,不可入韵。青天白日满地红,红字位应仄镶开碑上覆墓间。行人往往悲旧事,含愤长忆孙逸仙。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换得假共和。和字又是跑马韵皇冠已覆君前落,不见人间少帝制。制跟谁押韵?百越之人总不忘,秋风秋雨湿黄花。花跟谁押韵?愁看长江东逝去,却有青史映君前。莫悲往事愤钩沉,但看祖国焕新颜。沧桑浮沉忆浮生,生之位应仄或者入韵吾辈发奋应向前。老干啊!年纪轻轻就学老干体,真的是十八岁的少年写的吗?岁月如潮歌似梦,百年弹指一挥间。红尘梦里忆壮举,烈士陵前有愧颜。吾侪不曾历战火,无复见此漫漫字能这样用吗?(何为不能也?此处可作充满、周遍之意)硝烟。战火、硝烟,合掌和平岁月忆往事,史海沧茫不亲见见字是仄声,出韵。今春南岭雪满天,雪映梅花忠魂骨。骨和谁押韵?这两句倒一下不就行了吗?碧血横飞四塞惊,惊字位应仄或入韵草木含情风云悲。悲和谁押韵?只因烈士血如海,才使日月换新天。老干体的典型(“唯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更是徐先生所说老干体的经典了吧?徐先生,是这样的吗?徐先生多次提到老干体,请问徐先生,怎么定义老干体?这是一种什么体?是指言之无物么?“向晚意不适,驱车临古原”岂不是干得脱水了吗?哦,原来李商隐也会老干体的。)英雄何只黄花岗,无数忠魂红旗间。百兆国子怀先辈,万里江山动后人。人和谁押韵?召公甘为社稷死,不符合历史事实(召公不就封于燕,原来不是“甘为社稷死”,是有私心?历史事实是这样的,徐先生所读何史?“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难道是诗经记载有误,召公是一个十分自私的人,从来就没有为社稷考虑过,如果徐先生是这样认为的话,那我真是无话可说,我想徐先生不会无知到这个地步,当有其他的意思,可惜徐先生没有说明,我也不好深说。)感君总能多奉献。哈哈。这句是诗吗?(鄙俗之论,又劳徐先生再说一次,那么我也多说两句。要知道诗歌和许多文体一样,也是需要不断发展完善的,为什么诗歌这种独领中国文坛几千年风骚的文体,在现代几乎如同大熊猫的命运了?徐先生没有深思过吗?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如同你徐先生这样的人造成的。我们应该怎么培养国人对诗词的兴趣,单单凭你徐先生一味地把种种限制奉为天条的说教么?显然不是,我肯定徐先生在格律方面的造诣,但是诗的美,首在意境,只要有意境,其他的都不在话下。“轻轻的我来了,正如我轻轻的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也是通篇白话,是诗吗?我想即使热爱古典中国文学的徐先生,也不能否认这不是诗吧?现代诗和古诗,在意境上是相通的,甚至可以说任何文学形式,在一点上都是相通的。意境不高,即使文采斐然,又有何用?当然就作者这一句“感君总能多奉献”而言,未必能看到多少意境出来,但谁说现代语不能入于古诗之中,一定要在古人的言语中寻章摘句吗?这是不是有悖于我们的祖辈创造诗这种文体的原意了?诗不是御制文,“诗以言志”才是诗的本质,我认为这句只要能够表达作者本人的真实意思,又有何不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全是白话,不是诗吗?徐先生犯得着用“哈哈”这种轻蔑的笑,来打击一个诗词爱好者吗?何况此人的诗词造诣,我看未见在你之下,以其立意而言,我看徐先生未必能写得出来这种气贯长虹的文章。这尚且不论高考给你的时间限制,曹子建七步成诗,千古佳话,单以时间而论,子建未必过此。这首古风可以说是诗人口占而成,还没有深加工,加工以后,当可悬于黄花岗烈士陵园门口,与黄兴那首脍炙人口的《蝶恋花》媲美。)献又没有韵了(还是那个问题,我说一句公道话,他手边没有韵书)至今天下传英名,名字位应仄不使君没蔓草间。今之河山多锦绣,不复沉沦如从前。工厂遍地多铁马,信息时代在眼前。民众康乐少悲苦,难以再见愁容颜。吾今立于陵门口,思绪纷飞感万千。又是老干体的诗风,语言俚俗,内容空洞聊诌一诗恶俗悼君君没有複数格魂,勿怪字拙人不见。见是仄声出韵  后记:前已有序,现在又有後记,你当是写书吗?(徐先生的手电筒只照人,不照己吗?你自己也是前面评了,后面评)今日之生活文言有生活这个词吗?(生活之词产于何时,何处?《孟子》有云:“民非水火不生活” 《北史•胡叟传》:“家于密云,蓬室草筵,惟以酒自适,谓友人金城宗舒曰:‘我此生活,似胜焦先。’”徐先生还胡诌否?),皆先辈流血而成,沥血有以成之,更像文言一些今中国多烈士之陵,何止黄花岗耶?伪文言(真文言是什么,照徐先生这种自以为是的观点,我们真不好把握什么是真文言了,“何止黄花岗耶?”是伪文言,那么这句的真文言,如何写,请指教。)然吾平生只至黄花岗,愧矣。愧矣不成辞。应该说,思之愧恧今年之秋为何独独是今年?,料黄花岗之黄花料岗上黄花即可,应于秋风之中透香透香,还是香透?中华乎乎之可删?


 


    总评:(徐先生在逐句品评此诗的前面那些话原来不是总评啊?那是什么?)
    一、全首诗出韵极为严重,而韵字多重複出现。这是写诗的大忌,说明词汇量不够。只有古时盲翁作场,说唱文学,才会如此。(先生所言者,律诗也,诗人所作者,古风也。韵字重复出现,在古风中并不鲜见。出韵是这首古风的一个问题,但不是主要问题,这首诗的亮点在于立意。出韵的问题,我想经过作者的修改是可以解决的,“僧推月下门”、“僧敲月下门”,一字之别,孰以优劣,两位当时的文学家都要推敲半天,而况于现代的一位高考生,徐先生,有些吹毛求疵了吧?)
    二、全诗犯下了让
国民党高举锤镰旗的大笑话。(罗罗嗦嗦,评诗时已说过了,总评还说一次,这样的话,徐先生还敢笑作者结构凌乱?
    三、结构凌乱,不知道在意思转折的时候,就该换韵的道理。(部分同意,古风还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寻,但在意思转折时,也不一定要换韵,这非徐先生所能知也。
    四、思想贫乏,对历史的理解完全停留在教科书的程度。(笑话,对历史的理解停留在教科书上就是思想贫乏?一定要标新立异才是真正的历史观和治学态度吗?教科书的历史观是怎么样得来的,是不是许许多多的历史大家多年的研究成果?徐先生不会无知到这种地步吧?令人瞠目结舌!
    五、全诗语言俚俗,且多生造不通。(语言俚俗者,又何止作者一人
    六、全诗没有真情实感,基本是老干体的标语口号(什么是老干体的标语口号?请定义。)。某位“武汉省级示范高中”的阅卷老师说,“该作文采用古诗词的形式,虽然是采用的历史题材,但表达了敬仰、向上的感情,内容并不空洞。”这话完全是不知诗者的谰言。情感是诗的惟一内容。这首诗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情感。(“情感是诗的惟一内容。”此论甚高,完全同意。但这首诗为什么“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情感”?只有和你徐先生的情感相同,就是真正有情感了吗?徐先生可以这样主观吗?我看全诗充溢着一种气贯长虹的爱国主义精神,这难道不是一种真正的情感吗?徐先生居心何在?)
    七、“另一位老师表示,作为中学生,能选择这种文体写作,并运用得比较成熟,说明这名学生读了很多书,有一定的古典文学功底。”我只能说,这位学生读毛泽东诗词读得非常熟,有非常精深的老干体诗词功底。(读毛泽东的诗词不对吗?我至此终于知道徐先生所说的老干体了,如果毛诗是不入流的老干体,那么我就奉劝徐先生,不,是正告徐先生,不要再到大学里去推行诗教了,回家养猪去吧!如果毛诗是不入流的老干体,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豪放派的诗人了?毛的诗词造诣,不客气地说,你徐晋如连评价的资格都没有。毛的豪放是老干体,婉约一点的“有谁怜”之句又有“女郎诗”之嫌,但不知徐先生还有何诗可推,何诗可教?徐先生,有诗作吗,拿出来晒晒,我们好学习学习什么是真正的诗?驳了这么半天,我不会是和一个疯子在说话吧?)


                                       楚江谙雨于灶雨焙茗轩
                                           2009年6月30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