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女

“贫女”赏析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


  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


  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作者】:秦韬玉朝代】:体裁】:七言律诗


  --------------------------------------------------------------


  【格律】:○平声 ●仄声 ⊙可平可仄 △平韵 ▲仄韵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


  ○○●●●○△,●●○○●●△


  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


  ○●○○○●⊙,⊙○○●●○△


  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


  ●⊙●●○○●,⊙●○○●●△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


  --------------------------------------------------------------


  【注释】:


  1. 蓬门:用蓬茅编扎的门,指穷人家。


  2. 绮罗:丝织品。这里指富贵妇女的华丽衣裳。


  3. 益:更加。


  4.时世:当代


  5.俭:通险


  6. 风流:指意态娴雅。


  7. 高格调:很高的品格和情调。


  8. 压金线:用金线绣花。“压”是刺绣的一种手法,这里作动词用,是刺绣的意思。


  --------------------------------------------------------------


  【简析】: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主人公的独白从姑娘们的家常──衣着谈起,说自己生在蓬门陋户,自幼粗衣布裳,从未有绫罗绸缎沾身。开口第一句,便令人感到这是一位纯洁朴实的女子。因为贫穷,虽然早已是待嫁之年,却总不见媒人前来问津。抛开女儿家的羞怯矜持请人去作媒吧,可是每生此念头,便不由加倍地伤感。这又是为什么呢?


  从客观上看:“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如今,人们竞相追求时髦的奇装异服,有谁来欣赏我不同流俗的高尚情操?就主观而论:“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我所自恃的是,凭一双巧手针黹出众,敢在人前夸口;决不迎合流俗,把两条眉毛画得长长的去同别人争妍斗丽。


  这样的世态人情,这样的操守格调,调愈高,和愈寡。纵使良媒能托,亦知佳偶难觅啊。“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个人的亲事茫然无望,却要每天每天压线刺绣,不停息地为别人做出嫁的衣裳!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一针针刺痛着自家伤痕累累的心灵!……独白到此戛然而止,女主人公忧郁神伤的形象默然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


  【简评】:


  这首诗,以语意双关、含蕴丰富而为人传诵。全篇都是一个未嫁贫女的独白,倾诉她抑郁惆怅的心情,而字里行间却流露出诗人怀才不遇、寄人篱下的感恨。


  诗人刻画贫女形象,既没有凭借景物气氛和居室陈设的衬托,也没有进行相貌衣物和神态举止的描摹,而是把她放在与社会环境的矛盾冲突中,通过独白揭示她内心深处的苦痛。语言没有典故,不用比拟,全是出自贫家女儿的又细腻又爽利、富有个性的口语,毫无遮掩地倾诉心底的衷曲。


  从家庭景况谈到自己的亲事,从社会风气谈到个人的志趣,有自伤自叹,也有自矜自持,如春蚕吐丝,作茧自缚,一缕缕,一层层,将自己愈缠愈紧,使自己愈陷愈深,最后终于突破抑郁和窒息的重压,呼出那“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慨叹。这最后一呼,以其广泛深刻的内涵,浓厚的生活哲理,使全诗蕴有更大的社会意义。


  --------------------------------------------------------------


  【话外音】:


  良媒不问蓬门之女,寄托着寒士出身贫贱、举荐无人的苦闷哀怨;夸指巧而不斗眉长,隐喻着寒士内美修能、超凡脱俗的孤高情调;“谁爱风流高格调”,俨然是封建文人独清独醒的寂寞口吻;“为他人作嫁衣裳”,则令人想到那些终年为上司捉刀献策,自己却久屈下僚的读书人──或许就是诗人的自叹吧?诗情哀怨沉痛,反映了封建社会贫寒士人不为世用的愤懑和不平。


  ——————————————————————————————————————————————————————————————


  【解释】:


  我自小就生在柴门陋户,从来就没有穿过富贵人家那种华美的衣裳.现在也到了快出嫁的年纪,也想找个好媒人替自己寻一户好人家,可每当有了这样的想法却又更加难过.世人都爱慕那些华贵的服饰、精美的生活,可有谁爱慕我这样高洁的品格、情操,能够和我一样靠自己贫俭过日呢?所以,即使有良媒,也佳婿难觅呀!我能够自傲的是自己灵巧的双手,从来不羡慕他人秀美的容颜、华美的服饰,也并不仿效她们精心描眉梳妆。可叹、可恨的是,我年年刺绣,做一些华美衣裳,却都是穿在别人身上,做别人的嫁衣,而我自己一直没有找到可以托付的良人。




“俭梳妆”释

 





  读书容易读懂难,书之所以难以读懂,就由于文字这一道难关。尤其在读古典作品时,异体字很多,这是一字多形;古书中常因用法、词义的不同,有变读、多音现象,这是一字多音;至于一字多义,随文而异,更为普遍。汉字之难就在形、声、义三方面都是不能只知其一,还要知其二,知其三……。因此初学者在读古典作品时,不得不求助于注解本。但注解本也不是把所有问题都解决好,近读唐秦韬玉的《贫女》诗,其中有“俭梳妆”一语。查“俭”字只有“节省”一义,但在诗中很难讲通;求助于各家注解,也都卡在“俭”字上,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今先读原诗: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统观全诗,写的是贫女自伤迟暮——老女盼嫁,实质上是寄托着士子怀才不遇的感慨。全诗主旨用一“伤”字点明,为什么自伤呢?一、贫家没有好穿戴一一“蓬门未识绮罗香”;二、没人赏识我高雅的丰姿品格——“谁爱风流高格调”?三、大家都喜爱流行的俭梳妆——“共怜时世俭梳妆”,看来,“俭梳妆”必须是贬义才能扣题;四、可惜自己有才——“敢将十指夸针巧”、有德——“不把双眉斗画长”,而不得其用——“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这本是一首文从理顺的诗,只因格于“俭”字,不得其解,以致愈注愈晦。
  
  林庚、冯沅君主编的《中国历代诗歌选》上编(二)541页的注是:
  
  是说有谁来爱这贫女的风格?共同赏识她俭朴的打扮呢?白居易《新乐府·时世妆》:时世妆,时世妆,出自城中传四方。时世流行无远近,腮不施朱面无粉。
  
  林冯此注把“俭梳妆”解成俭朴的打扮,看成褒义,并引白居易《时世妆》作证。如果白居易的《时世妆》只这几句,倒不失为俭朴的打扮有力地佐证,但这只是白诗的前四句,后面还有十句:
  
  ……乌膏注唇唇似泥,双眉画作八字低。妍媸黑白失本态,妆成尽似含悲啼。圆鬟无鬓堆髻样,斜红不晕赭面状。昔闻被发伊川中,辛有见之知有戎。元和妆梳君记取,髻堆面赭非华风。
  
  由全诗看来,时世妆是被作者所抨击的,故题目下作者自注:“警将变也。”“腮不施朱面无粉”不是赞词,不能作为俭朴的打扮的描写,而是奇形怪状“非华风”。根据白居易《时世妆》“警将变”的全诗,也可证明“时世俭梳妆”是贬义。再者把“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译成“有谁来爱这贫女的风格?共同赏识她俭朴的打扮呢?”使“谁”字兼管下句,这样的对偶句法是少见的。果如译句,下句岂不应作“岂怜时世俭梳妆”了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的《唐诗选注》587页的注基本上与林冯本同,只文字上小有区别。
  
  上海古籍出版社编的《唐诗一百首》153页的解释是这样的:
  
  谁能赏识我不同庸俗的高尚风格?我却跟大家一道体会时世的艰难,总是打扮得很朴素。
  
  这一解释为了迁就“俭梳妆”是朴素打扮,不过添字太多,“我”和“艰难”都是原句中没有的。果如译句,应作“自怜时世俭梳妆”。
  
  武汉大学中文系编的《唐诗选注》624页的注不仅“俭梳妆”未得其解,牵连到“高格调”句也解成反语。原注是这样:
  
  风流——高风流溢,指美好的品格。
  
  格调——人的品格。
  
  这里的“风流高格调”带有贬意,指的是那些富贵人家崇尚奢侈的风气。
  
  共怜——同感叹。
  
  时世——指贫寒人家的艰难的时世。
  
  俭——俭朴。
  
  这两句说:谁去追求那些讲究奢侈的高格调呢?时世艰难只能维持俭朴的梳妆。
  
  这样描绘出来的贫女,有点安贫自负,鄙弃富贵,那又何必自伤呢?这恐与作者本意不合。
  
  总上四家的注解都把“俭”字注成俭朴,把“时世俭梳妆”看成褒义。但由上文所引白居易的《时世妆》诗看来,时世妆是贬义,“时世俭梳妆”比时世妆多出“俭梳”二字,“梳”就是“梳妆”,这样矛盾的焦点就集中在一个“俭”字上,“俭”字除了“俭朴、节省”一义外,是否还有其他意义呢?
  
  秦韬玉之所以用“时世俭梳妆”,可能是当时的流行习惯语,“时世妆”白居易已作诗题,“俭妆”也见于当时的皇帝的诏书。清胡以梅著的《唐诗贯珠》卷三十引《困话录》载:
  
  崔枢夫人治家整肃,贵贱皆不许时世妆。唐文宗下诏禁高髻俭妆。……
  
  此段引文给“时世妆”、“俭妆”都找出着落,所以胡以梅的解释很简单:“但世人谁爱高格调?惟怜时世妆耳。”其实这些材料并不难找到,通俗读物《唐诗三百首》的旧注也有“唐文宗下诏禁高髻俭妆,去眉开额”等语。“俭妆”既被朝廷下诏禁止,当然不是俭朴的打扮。《唐会要》载有文宗下诏前群臣的奏折中语:
  
  妇人高髻险妆,去眉开额,甚乖风俗,破坏常仪,费用金银,过为首饰,并请禁断。
  
  由此异文可知“俭妆”即“险妆”,不仅不是俭朴的打扮,反而“费用金银,过为首饰”,故朝廷特发禁令。在旧《辞源》中收“险妆”一条,注为“奇异之妆束”。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奇妆异服。贫女之所以自伤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社会上都喜爱这种流行的(“时世”)奇妆异服(“俭梳妆”)。
  
  “俭”、“险”古通,常互为异文。如易经否卦:“君子以俭德辟难。”虞注:“俭或作险。”又如《左传》襄公二十九年“美哉沨沨乎!大而婉,险而易行。”《史记》“险”作“俭”。《荀子·富国》:“诛赏而不类,则下疑俗俭而百姓不一。”杨倞注:“俭当作险,险谓侥幸免罪,苟且求贵也。”“俭”即是“险”,全诗易通,真是牵一发动全身。宜乎!读书当从识字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