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祥课典”专栏——课堂拾“零”









“春祥课典”专栏——课堂拾“零”

来源:中国教师报 作者:于春祥




    新课改的实施给课堂教学带来了新的变化,但是,实现课堂的转型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由于传统教学观念和现代教学理念的矛盾和冲突,教师既有的教学方式很难随着新课程的实施而退出历史舞台。教学方式的转变是一个艰难的甚至是痛苦的过程。笔者调查发现,在课堂教学中有许多奇怪的“零界现象”。所谓“零界现象”,是指在课堂教学中对某些问题的认识与实践过程中人为“归零”的极端现象。现归纳10种,分5期载出,以期同仁戒之。
    一曰“零关注”。有一首校园新童谣名字叫《亲爱的老师看过来》,其中有这样几句:“亲爱的老师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寂寞的学生很无奈,请你不要对我不理不睬……”这首童谣形象地道出了课堂上遭受教师“视野歧视”学生的心声。作为一名教师,其中一项最基本的功夫,就是要在课堂上做到“视野关注均等”。但是,由于视野关注极限(心理学研究证明,正常人的视野关注极限为25人。超过25人就会出现顾此失彼的现象)的影响,加之教师课堂站位定势等原因,课堂上时常会出现“盲区”或“盲点”。这样,在课堂上常常会有某些学生陷入“零关注”的悲哀。“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视野歧视”是一种伤及心灵的深度伤害。那么,如何才能解决“零关注”现象呢?建议有三:一是落实“面向全体”的教学理念;二是运用“视野关注极限”理论,逐步实施“小班化”教学;三是坚持“视野关注均等”原则,掌握“视野转换”艺术。做老师的都要明白,每一个眼神都是爱!
    二曰“零起点”。所谓“零起点”是指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假定学生对要所学的知识一无所知,教师授课从零开始的一种现象。一次我去听小学一年级数学课,内容是“5以内的加减”。老师一会儿让学生摆小棒,一会儿安排学生进行小组学习,一会儿又让学生做找朋友的游戏。课堂上教师按部就班,教学形式活泼多样。然而,我看出,整个课堂上学生仅仅是在按照老师的引导进行活动,而学生的兴趣显得淡泊,思维的投入力度不够。经过调查得知“5以内的加减”学生在幼儿班多数已经学会。但是,教师却没能关注学生这一认知前提,只是坚持“教教材”。学生对司空见惯的内容怎能产生兴趣?已经学过的缺乏挑战性的知识又怎能调动积极的思维参与?“零起点”带来的很可能是“零兴趣”和“零思维”。实际上,学生学任何一个知识,都不可能从零开始,有些学生可能知道一点,有些学生可能知道很多,有些学生可能都会,有些学生可能比教师要教的内容知道得还深一些。如果教师将课堂教学建立在学生的认知基础之上,那么,教学安排的起点就可高一点,在教学创新上的功夫就可下得深一点。这样教学效果一定更好。
     三曰“零阅读”。今年我应约参加教育在线网站“小学数学教学论坛”活动。在讨论“如何上好一堂数学课”时,不少网友提出为了让学生保持对课堂的新鲜感,老师一般都是采取不让学生看书的策略,便出现了课前“零预习”、课堂“零阅读”的现象。平时听课也时常会听到老师说:“同学们,请把书合上,这一节课我们讲……”学生只有“洗耳恭听”,课堂上读书的机会实在难得。诸君可以随便到课堂上测试,讲过的书让学生读两页,看看文通字顺者有几人?甚至有些教材学生一遍都没有读完,老师却已经教完了。“苦读寒窗”,如今成了“苦听寒窗”。人们不禁要问,书究竟是给学生读的,还是给老师教的。
    古语云:“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叶圣陶先生也曾说过,课本必须善读。阅读是学生学习权的重要内容。读书是学生主动学习的一种重要形式。课堂上教师能不能少讲点,让学生多读点书?读得好,勿需讲。“教”应该建立在“学”的基础上。课堂上教师绝不应该教100%的内容。“教”如果过多地替代“学”,“学”只能处于被动的地位,而被动的“学”是低效率的。
   四曰“零书写”。在2002年一年当中,我听过的语文公开课,包括全国、省、市、区级研讨会的公开课总共有43节,结果竟有31节课学生整堂不写一个字,占听课总数的72%。这种现象我把它叫做“零书写”。课堂上,学写生字靠“数空”,学习造句“一口清”,听说读,全都用,咋对“写”字不钟情?这的确是语文教学的一种病态现象。这种怪现象之所以存在,在我看来,症结有二,一是“写”为“静”。在老师看来,“静”缺乏观赏效果。二是“写”占用的时间相对多一点,安排“写”会耽误老师、学生表演的时间。现在的公开课虚的东西越来越多,对此,同仁多有非议。课堂只追求轻松、好看,难免落得形式主义之嫌。古人有云:“不动笔墨不读书。”尤其是语文教学,书写有着无法替代的功能。写,是思维“外化”的过程。写,是思维活动的产物。语文课要返璞归真,当听则听,当说则说,当读则读,当写则写!
     五曰“零生成”。有一天,我去听小学一年级语文第一册第七课——《爷爷和小树》。课堂上“关于小伞问题的两个追问”的案例始终在我的脑海中萦绕。课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夏天到了,小树给爷爷撑开绿色的小伞,爷爷不热了。”其中,一个学生提问:“‘小伞’指什么?”老师按照生生互动的原则,启发学生回答。一个学生答道:“‘小伞’指树叶。”于是,这个问题就这样结束了。紧接着又有一个学生发问:“为什么小树撑开的是‘小伞’呢?”一个学生回答:“因为是‘小树’,所以说是‘小伞’。”提问题的学生两只眼睛中仍然闪烁着疑惑的目光。这两个问题启发我们深深的思考:课堂上老师究竟应该关注什么。是只关注课前预设的答案,还是应关注课堂上的动态资源?课堂教学是一个动态生成的过程。不管“‘小伞’指树叶”,还是“因为是‘小树’,所以说是‘小伞’”,这都是课堂上生成的动态资源,我们姑且把它称作“此在认识”。“此在认识”还不等于“真理认识”。“此在认识”作为一种资源,我们应该紧紧抓住它,及时加以评估,并且促使“此在认识”生成“真理认识”。譬如,上面的两个问题我们便可以作如下的提升。第一个问题:“‘小伞’指树叶。”“那么,请问,一片树叶可以叫小伞吗?”学生可能连锁生成:“很多树叶”——“树冠”——“小树”。第二个问题:“因为是‘小树’,就一定叫做‘小伞’吗?”“再谈谈你的理解好吗?”“树是小了点,但是,跟伞比较它就是‘大伞’。”如此,教师的智慧就能在动态生成中提升,学生的创新精神也在动态生成中逐渐形成。为师当谨记,学生的精彩才是课堂的精彩!
  六曰“零体验”。有个“盲人摸象演义”的故事,非常耐人寻味。有两位老师采用不同的方法分别教《大象》,效果迥然不同。
    教师甲:5个盲人端坐在教师面前。老师先是分别从耳朵、牙齿、身体、象腿、尾巴等来进行讲解。然后,编了一段顺口溜让学生背:“大象的耳朵扁又圆,就像一个大蒲扇。大象的牙齿粗细尖,正像萝卜样一般。大象的身体宽又长,可不就是一堵墙?大象的四腿粗而壮,就像柱子立地上。大象的尾巴细又长,就跟绳索一个样。”整节课就在“讲”和“背”中完成了。
    教师乙:看着院子里的一头大象对5个盲人说:“今天,我们学习《大象》。正巧院子里有一头大象,下面就请大家亲自去摸一摸。”盲人在老师的引领下围拢在大象周围。一会儿,他们开始交流起来。盲人甲说:“大象就是一个大蒲扇。”盲人乙说:“大象就是一个萝卜。”盲人丙说:“大象就是一堵墙。”盲人丁说:“大象就是4根柱子。”盲人戊说:“大象就是一条绳索。”老师并没有简单地肯定学生的答案,而是边鼓励、边启发说:“有点意思。刚才你们各自摸到的可能只是大象的耳朵、牙齿、身子、象腿、尾巴,你们再摸一下别的地方,看看谁能最快掌握大象的全貌。”于是,5个盲人又用心地摸起来……
    从学习方式的角度分析,教师甲的“讲”和“背”,尽管用心良苦,也不乏学法指导,但是,由于采用的是缺乏体验的接受式学习,教师只是让学生“知道”是什么,所以,学生的学习效率只能是低层次的。让人遗憾的是,如今凭靠“讲”和“背”吃饭的教师仍然多矣!教师乙的“摸”,采用探索式学习方式。美国华盛顿图书馆的墙上贴有3句话:“我听见了就忘记了,我看见了就记住了,我做了就理解了。”这话很富有哲理。“我听见了就忘记了”,课堂学习如果只是听,即使当时听得清清楚楚、印象深刻,但很快就会遗忘;“我看见了就记住了”,目睹的东西总比耳闻的东西印象要深刻得多,听见的同时还能亲眼目睹,当然印象深刻;“我做了就理解了”,就是我亲自去探索了,亲自体验了,所以就不仅仅是记住了,而是理解了。追求学生自身的体验,这样学习知识,一旦被学生掌握便难以忘怀。
       七曰“零疑问”。一节课上完,老师经常会这样发问:“同学们,还有问题吗?”“没了!”好像只有教师讲得学生一个问题也没有了,才算一节好课。在评价一节好课的标准上,我们跟西方有着很大的区别。西方的课堂追求,一节好课要使学生从没有问题到发现问题——没有问题便是最大的问题。发现问题就是发现拓展空间。著名科学家李政道指出:“做学问,需学‘问’;只学‘答’,非学问。”在课堂教学中,教师要善于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培养学生质疑的能力。课堂上要善于为学生开一扇“天窗”,留一点“空白”。既要注意让学生带着问题来,又要注意让学生带着问题走。
    八曰“零批评”。如今走进新课程实验的课堂,你总会听到“呵呵,你真棒”、“Good, very good”等课堂激励的语言,甚至,因激励性语言太多,让人感到厌倦。同时,你在课堂上却很难听到批评学生的话语。一次,我到一个城区小学听课,课堂上有一个男生一会儿朝前坐,一会儿朝后坐,一会儿捅捅这个,一会儿戳戳那个。整节课他根本没有学习,他周围的同学也受到了干扰。但是,老师只是忙于对课堂上表现优秀的学生进行鼓励,对这个学生的表现却视而不见。课堂需要激励,但绝不能拒绝批评。因为错误是学生的生命之常态,有生命必然会有错误,有错误就不能没有批评。如果说激励是一种艺术的话,那么,批评同样是一种艺术。当然,批评不应该是讽刺、挖苦、打击,批评应该建立在尊重、理解、信任的基础上,让学生明白,犯了错误就要承担责任。批评应该掌握一个度,应该讲究方式方法,尤其应该注意培养学生自我批评的精神。学生如果天天生活在激励、赞美之中,他们的性格将会变得脆弱。没有批评的教育是不完善的教育。
        九曰“零板书”。随着多媒体课件在课堂教学中的广泛应用,教师的板书越来越少,甚至在一些公开课上,时常出现“零板书”现象。毫无疑问,多媒体课件的确给教学带来了一场革命。它的优点是形式多样,色彩鲜艳,富有动感,可以节约大量的板书时间。
       但是,再完美的课件也不能取代传统的板书。其原因有二,首先,课堂教学是一个动态生成的过程,任何预设的课件内容与课堂教学的实际都不会也不应该完全一致。在课堂上,如果教师的课件意识太强,那只能是课件牵着教师走,教师牵着学生走。课堂上教师被课件所累,学生成了课件的观众。一旦课件扮演了替代学生思维的角色,师生的互动就无法实现,教学便进入了歧途。所以,教师在课堂上,不应该完全拘泥于课件,而应该根据学生学习的实际情况,灵活地改变教学方法、教学策略。这样看来,即兴板书就必不可少。其次,板书的书法示范作用课件无法替代。学生都有这样的体会:“我的字是跟某某老师学的。”教师书法运笔的特点,间架结构的安排,学生在课上、课下都会进行模仿,教师的这种示范作用甚至会影响学生终生。尽管课件用字字体各异,色彩鲜艳,工整规范,但是,由于是一种电子的虚拟,所以并不具备人工板书的示范作用。尤其是低年级的识字教学、数字字母教学,更要注意采用传统的板书。我们主张多媒体课件要和传统板书多元共生,取长补短,相得益彰。
    十曰“零作业”。经常听课的人,会非常清楚,下课铃响前后,教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课下请同学们把某某题做到作业本上”。这句话曾经上百次、上千次地刺激我们的耳膜。就这样,课堂上作业的“零”,化成了课下作业的“整”。正所谓,课上教师讲讲讲,课下学生忙忙忙!课堂教学效率由此打了折扣!学生的课外负担由此被人为加重!
         要解决这种现象,笔者有三点建议:一是摆脱传统教学模式的影响,牢固树立“当堂训练”的作业观。作为凯洛夫“五环节”最后一环的“布置作业”,其位置定式惯性不可低估。走不出传统就无法进行改革。众所周知,遗忘规律的特点是先快后慢。课堂教学如果不能实现“当堂训练”,就会成为“夹生饭”,课堂教学的高效率就无从谈起。二是必须杜绝“课外圈时”现象的蔓延。某些教师之所以喜欢将作业留在课下,把话说白了,恰是私心使然,因为他们骨子里有这样的想法——“我不能允许别的学科在课外圈走学生过多的时间。”私心太重必然导致行为的偏激。我们不妨想一想,这科作业课下做,那科作业课下做,学生究竟有多少课余时间?课下作业的质量又有谁来把关?老师们,请高抬贵手,别把学生仅有的课余自由“圈”走吧!三是切实增强作业效率意识。强化课内作业是提高作业效率的有效途径。其实,课堂教学中的某些“讲”,完全可以用课堂的“练”来取代。学生的能力往往不是“讲”出来的,而是“练”出来的。洋思中学有一条成功的经验,他们规定每节课必须能有15分钟时间让学生进行作业训练。由于课堂作业时间有限,一般都需限时操作,这样就会产生“限时效应”。所谓“限时效应”,是指人们在学习或工作时只要限定时间,其效率就比平时高的心理现象。这是因为在限时的状态下,大脑相应的神经灶处于高度兴奋之中,大脑潜在意识密度大、间隙小,从而使大脑无暇旁顾,专心于某一件事,其效率自然就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