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的落叶

伦敦的落叶


侯军


       初到伦敦,夏日的余威尚在,满街的行人皆是袒胸露臂,一袭夏装。可是一进九月,天气骤然转凉。一连几天的阴雨,洗去了最后一丝暑气,把人们一下子拉进了秋天。


  按照朋友的安排,我们到了牛津,先要乘坐敞篷旅游巴士,围着古城转上一圈儿,看看市容;然后再去几个著名的学院,感受一下这古老学府的独特氛围。谁知一登上旅游巴士,几个人就开始打冷战,陆陆续续地“转移”到下层去了。


预定的行程被凛冽的秋风打乱了,不禁心生懊恼。牛津本是我向往多年的地方,原想好好领略一下这座欧洲名城的风貌,却不想老天不作美,我们只好弃旅游巴士而改步行了。


  从朱诺学院出来,随便拐进一条小巷,不经意间向前望去,忽然觉得眼前一亮。那是什么?哦,是落叶,只见那金黄色的落叶,密密匝匝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久违了,落叶!我对你曾经是那么熟悉,可如今却那么陌生。自打从北方南下鹏城,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这黄叶满地、秋色连波的景象了。不料,今天却在遥远的牛津与这漫天黄叶不期而遇,这实在是一夜秋风带给我的一份意外的馈赠!


      我呆呆地面对着这满地黄叶,不忍踩上去。微风拂来,路旁的几棵大树上,落叶飒飒,随风飘舞,使人想起苏东坡“萧萧乱叶报新秋”的诗境。是啊,落叶是秋天的信使,当人们还沉湎于夏日消融的快感之中时,那先知的树叶已经开始步入生命的最后途程。只待一阵金风把生命之火点燃,它们便要把一生积蓄的能量一次性地释放出来,将自己的躯体燃烧成金黄色、血红色,为天地之间点缀一抹壮观的绚烂和辉煌,这是多么富于诗意的完结啊!尼采曾把生命的完结比喻为“人生的庆典”,把生命完结于最美好、最绚烂、最辉煌的时节,称作“死得其时”。由此而观落叶,正可以说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完成了一个最华彩、最美丽的乐章。


  落叶是美的,但是它的美中夹带着太多的哀伤和凄怆,这就使它的美往往很难被感知、被品悟,甚至常常被误解、被扫荡。记得十年前的一个深秋,一个日本作家代表团要到天津有名的水上公园去看树(公园里有一个樱花园为日本友人所手植),负责接待的冯骥才事先去“观察地形”,看到公园里铺天盖地的落叶,顿时兴奋异常,以为这是大自然为人们备下的一份丰盛的飨宴。然而,第二天,当他带着日本人步入公园时,那些美丽的落叶竟荡然无存了。究其原委,原来公园的负责人听说外宾要来参观,竟连夜动员全体员工,大搞卫生,把所有落叶清扫殆尽。落叶何辜,竟连最后向世界展示自己生命之美的机会都被剥夺了。相形之下,牛津的落叶是幸运的,它们静静地飘落,尽情地在空气中翩翩起舞,没有人惊扰它们,没有人践踏它们,更没有人清扫乃至焚烧它们。所有经过这里的人们,都在欣赏着它们,赞叹着它们那生命凋谢前所迸发出来的悲壮之美——所有悲壮的美都是有残缺的,然而,所有能够欣赏残缺之美的心灵,却总是趋近完美的!


  同伴们不知从哪条路上绕到了我的前面,他们在向我招手。我不得不踩着厚厚的落叶,穿过这条小巷。脚下“沙沙”作响,使我记起儿时在天津穿过老城街巷时的那种感觉,我与这种感觉也久违了。是牛津的落叶使我找回了故乡的记忆,为此,真该感谢牛津的秋风,感谢在秋风中飘舞而下的落叶。

鹧鸪天

 鹧鸪天

 

疏桐居士

 

    身为师者,虽躬耕于杏坛,却无暇教子,每周的团圆显得那么珍贵,薄宴未酌人亦醉,抚儿伴妻乐融融;虽离多聚少,生活清苦,但看着熟睡的孩子梦中甜美的笑容,遥望明月,怀想妻儿欢聚的情景,心中依然充满了美好的憧憬。现将几年前的一阙词上于博客,心境虽略有不同,但情思依然……

 

举案齐眉相伴终,

日沐浅草贤母情。

薄宴未酌人亦醉,

抚儿伴妻乐融融。

 

长相别,七日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对月榻仍空,

犹恐相逢是梦中。

路漫漫兮其修远 吾将上下而求

 


路漫漫兮其修远


吾将上下而求索


褚绍华


    夜读《离骚》,掩卷长叹,慨叹中国文人那悲惨的境遇、苦涩的追求、崇高的抉择。我走上阳台,推窗览月,遥望那星月辉映的长空,思绪伴着凄美的月光,追寻着历代文人的足迹,追寻着这些倔强的灵魂在千古青史上的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审视和自我定格。他们在一次又一次的给自我一个定义,一次又一次的书写着一个大写的“人”字。


    屈原,一位伟大的诗人,一个伟大的文化巨人。他无论在楚怀王宠信之时,还是几次放逐之间,都在高歌着“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在职时,无论阻力如何,他以楚的兴盛为己任,改革内政,变法图强,并出使齐国,订立了齐楚联盟,以共抗强秦,完成一个“左徒”的定义;放逐时,无论环境如何恶劣,他的心一直没有屈服,他吟诵着“吾不能变心而从俗兮”,“余将壹道而不豫兮”,毅然坚守节操,遵循正道,一如初心,完成了一位忠臣的定义;最后他怀着对祖国和故乡的满腔赤诚,蹈江殉国,以其卓越的才华,高尚的品行,崇高的理想完成了他在后人心中那座永久的雕像。


    陶渊明,一位晋代乱世的文人,一个为历代文人所推崇的偶像。这位名将之后,在四十一岁前一直在官场出出入入,时官时隐。他的入世,是怀着“忆我少壮时,天乐自欣豫,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的壮志而来的。他的出世,是怀着“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浩然傲气而去的。正如鲁迅先生所说:“陶潜正因为并非浑身静穆,所以他伟大。”他虽然还是离开了官场,但他是带着满胸的正气、一身的傲骨和“采菊东篱下”的高洁情怀而去的,是为追逐那“桃源”般的社会理想而去的。他远去的背影,一直为人们所仰望。在这出入之间,陶渊明完成了一位伟大诗人的定义。


    杜甫,一位饱经沧桑的歌者,一个后世诗人所崇仰的典范。作为儒家的信徒,他怀抱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入世,一路跌跌撞撞,可“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他并未得志,甚至连生存都成了问题。但这位伟大的歌者仍一路唱着“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一路呵斥着“独使至尊忧社稷,诸君何以答升平”,一路高呼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超越了儒家“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教义,完成了一位伟大儒者的定义。


    苏轼、辛弃疾、陆游……


    一个个伟大的背影消逝在浩渺的天宇,一个个伟大的灵魂如今夜的群星一样在人们心中升起,众多灵魂所共同定义的中国文人忧国忧民的精神如今夜的明月一样照亮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心。


 


注:去年给学生写的下水作文,现上于博客。

忆秦娥·秋夜怀昔日同窗

       忆秦娥·秋夜怀昔日同窗

                 疏桐居士

   毕业十余载,又逢清秋节,今将毕业十年之秋夜所填之词上于博客。同样时节,同样情怀,不禁想起填词之夜,独处斗室,窗外朗朗,月明星稀,西风吹月,木叶舞于凄凄月华,神思逸于千千朝夕,感怀昔日同窗情谊,草书斯词;此时此节,思绪又不禁向十余年前飞去……



     音尘绝,举杯空对琴与月,琴与月,凄凄琴瑟,冷月伤别。

    遥思十年狂欢夜,而今唯余清秋节,清秋节,西风残月,飘零一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