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暴风音影3″ 看CCTV节目

用“暴风音影3″ 看CCTV节目
CCTV–1
mms://live.cctv.com/live11
CCTV–2
mms://live.cctv.com/live12
CCTV–3
mms://live.cctv.com/live13
CCTV–4
mms://live.cctv.com/live14
CCTV–5
mms://live.cctv.com/live15
CCTV–6
mms://live.cctv.com/live16
CCTV–7
mms://live.cctv.com/live17
CCTV–8
mms://live.cctv.com/live18
CCTV–9
mms://live.cctv.com/live19
CCTV–10
mms://live.cctv.com/live20
CCTV–新闻
mms://live.cctv.com/livenews
CCTV-西法
mms://live.cctv.com/livexifa   
CCTV-音乐
mms://live.cctv.com/livemusic
CCTV–少儿
mms://live.cctv.com/livekids
CCTV-剧场
mms://live.cctv.com/livehome


例如:mms://live.cctv.com/live11复制打开暴风音影 打开文件 打开URL 粘贴地址就看CCTV了,有点麻烦,但是很流畅

佛乐《跪羊图》--人人应该听听的歌曲

 

 


佛乐:《跪羊图》手语现场版


影音作品为慈济大学——慈济技术学院学生表演


跪羊图



(佛教慈济功德会)
古圣先贤孝为宗 万善之门孝为基
礼敬尊亲如活佛 成就生命大意义
父母恩德重如山 知恩报恩不忘本
做人饮水要思源 才不愧对父母恩

小羊跪哺 闭目吮母液
感念母恩 受乳恭身体
膝落地 姿态如敬礼
小羊儿 天性有道理

人间孝道 及时莫迟疑
一朝羽丰 反哺莫遗弃
父身病 是为子劳成疾
母心忧 是忧儿未成器

多少浮云游子梦 奔波前程远乡里
父母倚窗扉 苦盼子女的消息
多少风霜的累积 双亲容颜已渐老
莫到忏悔时 未能报答父母恩

为人子女 饮水要思源
圆满生命 尽孝无愧意
儿女心 无论在何地
给双亲 一声感恩您



川端康成自杀之谜

              川端康成自杀之谜
————————————————–


             孤灯下的童心

  1899年6月11日,晚上九点,在大阪市的天满比花町,川端康成出生了。他出生第二年,父亲荣吉患肺结核去世,出生第四年,母亲也因服侍丈夫时染上肺病,丢下了川端撒手西去。
  川端只好跟着姐姐芳子、祖父、祖母生活,由祖父母带着回到了祖籍——丰川村宿久庄车村。
  川端的祖父年轻时也曾风云一时,他是贵族子弟,种植茶叶,制造涂粉,精通汉医,占卦看风水,著有《构宅安危论》和随想录《要话杂论集》,绘画亦有名作流传后世。
  但是,他身上的贵族血统和知识的因素,没有使他发迹,相反,却促使他一事无成,倒卖掉家产后,从一地迁徒到另一地,一生不得志,经手做的事全部都失败了……几个子女都先他而去,没有人说话,又聋又瞎,彻底的孤独——这便是祖父。“哭着过日子”成了祖父嘴边的话。
  从小失去了父母,在祖父母的膝下长大,想念父母时,只能从照片上去寻找了。
  两个老人失去了儿子和儿媳,生怕作为荣吉家唯一男丁的孙子再有什么闪失,他们把川端康成的姐姐芳子寄养在她姨母家,带了川端康成回了故乡,三个人住在低矮潮湿的农舍里,在凄凉悲苦中打发着日子。他们严密地看管着小川端,饭是祖母哄着一口口喂到嘴里,行动也限制在自家阴暗潮湿的房子中,小川端在这种环境中,不仅极为任性,而且有些神经质。衣服沾上了一滴油,他便不穿,任祖父母百般哄劝,直到把那一块沾了油的衣料挖剪下来,再补上,他才穿。
  弱小的川端,终于在祖父母提心吊胆的看守下,长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然而,终日只和爷爷奶奶两张脸对望的小川端,一看到大群的人,便感到恐怖,在入学仪式上,川端康成泪流满面。另外,也由于祖父在学龄前已教会小川端读一些简易读物,学校读和教的东西,对他便显得无聊,他早已知道了。学校对一般小孩子所具有的吸引力,对川端已消失,他讨厌学校,不愿到闹哄哄的小学生中间去。
  然而,日本的学校规章制度十分严格,不准无故旷课不说,各个村的小学生之间还开展出席率比赛,每天全村的学生聚齐了一块去上学。
  每当川端不想去学校时,便借口有病不去,一听他说哪儿不舒服,祖父母便吓得张惶失措,急忙让他躺下,给他吃药。
  祖父的眼睛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就在此后不久,老伴却又突然痉挛不止,老人摸索着出了门,到一棵大柚树下去喊保姆,悲切地又尖又细的呼喊声,在幼年川端的心中,划下了永久的伤痕,使他终生难忘。
  祖母去世后,川端和姐姐芳子由保姆的丈夫和儿子分别背着,为祖母送葬。
  从八岁到十六岁,这一段本该生龙活虎的岁月。川端康成是在每天看父亲的相片,或是像看相片一样盯住爷爷的脸度过的。
  对着祖父的脸长久注视的日子,寂寞的童年、悲凉的童心,那时,他常常赤着脚,踩着满地露珠,去看大阪原野上的日出。
  天还没亮,他已经等不及了,他爬上了山顶,独自一人蹲在空寂的山顶上一棵小松树下,那松树的叶子和树干,随着太阳升起由暗转亮时的情景,太阳从雾海中跃出天际的一刹那,多少年后,川端康成仍觉得历历在目。
  实在无法抵御和爷爷独坐的孤寂了,川端康成便对爷爷说:
  “我可以去玩吗?”“呵,去吧。”祖父心情很大轻松地微笑着,这样反而显出那苍老尖细的声音中的悲哀。川端康成一溜烟地跑出去了。
  川端常去的人家,就在他的隔壁。主妇温和慈祥,川端总是和这个家庭的父母兄弟围坐在火炉旁,谈天说地。这个温暖的家庭,就好比天堂,使一尺之远的川端家更显示出阴冷空寂。川端康成到这里来寻到的一点温暖和欢乐,一走到他自己家门边,不觉就消失殆尽,而且更显示出他自己的悲凉。
  这大大的落差,鲜明的比较,岂是一颗童心所能忍受的?
  寂寥之外,孤独之外,还总有失去至亲的哀伤打击着这个孤苦的孩子。
  父母去世,他尚在婴儿时,不知悲哀,而八岁时祖母去世,十一岁姐姐夭折,他已经从祖父的哀伤中感知了悲切。
  接到姐姐的死讯时,川端康成不忍心告诉祖父,拖延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才不得不把这信读给盲了的爷爷听。由于写信人字迹潦草,十一岁的孩子认不全,只好在祖父的手掌心上描画出来,那一幕甚是凄惨。
  “每每一想到当时读信时,握住祖父手的感触,直到今天,还觉得我的手掌直发凉。”
  最凄惨的是命运连这个又聋又瞎的老祖父,也不给川端留下。那是1914年 5月20日夜里十二点,祖父咽了气,丢下了十六岁的川端康成。
  川端康成的少儿时期,一岁丧父,二岁失母,七岁祖母身亡,十一岁姐姐离世,十六岁祖父逝世,他不仅接二连三地为亲人披孝送葬,而且辗转寄食在亲戚家中,也不断地碰上亲戚的丧葬。有一年暑假,川端康成一次参加丧礼,再加上为中学英文教师和一位好友送殡,他的表兄送他一个“参加葬礼的名人”之绰号,表嫂表妹甚至说川端的“衣服全是坟墓的味儿”,送他一个“殡仪馆先生”的雅号。
  “在给祖父送殡时,夸张点儿说,全村五十家都因可怜我而掉泪。送葬的队列从村中通过,我走在祖父棺木的正前方,每当我走过一个十字路口时,站在十字路口的那些妇女便哭出声来,总听见她们说:真可怜哪,可怜呵!”
  但是,意料之外的是,人们的怜悯,竟然也给少年川端造成了一种伤害。
  “幼年的我,一被人说成可怜,一般是很扫兴的,同时便有某种不理解,某种羞耻,某种恼怒。但因为既不能辩解又不能抗议,所以,被看作可怜的我,便暂时留在了别人那怜悯的眼睛里,而真正的我却悄悄躲在一边,等待这种什么也说不出口的短暂时间过去。大人们怜悯之心的温情,小孩子自然是明白的,但在心中却反而留下了冷冷的阴影。”
  当他晚年时,这些阴影一定又像童年时一样强烈地主宰了他。因为据说人到了晚年,就活在了童年的回忆中,却把离自己最近的事都忘了,偏偏想到离自己最远的事,所以,川端无视一生创作的巨大成就,无视获诺贝尔文学奖后铺天盖地的荣誉、思想和行为,一下子就回到了童年,开始厌恶人群,想躲起来。
  
        伊豆之旅改变了人生
  
  十几岁时,他一个人躲到山上和河边去。观日出流水。爬到家中院里那棵厚皮橡树上去,在那树枝上读书,思索。
  一次伊豆温泉之行,改变了他的人生,一个美妙少女的一声赞美,解开了他冰封的心,因为少年心中的女性是花朵,代表了美。
  伊豆之旅,始于川端康成二十岁。
  他头戴高等学校的学生帽,身穿藏青色碎白花纹的上衣,围着裙子,肩上挂着书包,独自去伊豆旅行。在前往汤岛的途中,汤川桥附近,他遇见了一位歌女。那歌女看上去大约十七岁,头上盘着大得出奇的旧式发髻,使她的鹅蛋脸显得非常小,显得又美又调和。她就像历史小说上头发画得特别丰盛的姑娘的画像一样美丽生动。川端康成被这个美妙的少女迷住了。
  他一路追踪着这个美的偶像,却又掩饰着心迹,生怕给人窥破。当他在大雨中追上她们的队伍时,心怦怦直跳。为了接近那个美丽的身影,川端开始讨好她的哥哥,讨好那个歌女叫妈妈的艺妓太婆,他那颗从幼年就紧闭的心,透进了美的阳光,小歌女才只有十四岁,代表了女孩子人生那段最美的时光。
  川端听着她在遥远处敲响的咚咚的鼓声,也会心满意足,那由少女纤指击出的声音,使他心里亮堂了。
  完美之花,照亮了川端康成二十岁的心灵,也照亮了他一生的路。
  回到学校,川端康成像换了个人儿似的,一改过去郁郁寡欢的模样,向同学们滔滔不绝地讲他的伊豆见闻,兴奋得不能自抑。
  因为考入了文科,学校里的同学中有一个叫大宅壮的神童,是投稿明星,又加上自己的同学也都发表作品,这鼓励了川端康成,他便穿着“十四五钱的木屐”亲自去报社投稿。而且,不久之后,他投去的《 H中尉》和四五首短诗歌发表了,这是他上中学四年级的事。
  从此,他的文章开始在报刊上出现,而且这一年,他被《文章世界》选为十二秀才中的第十一位。1920年,他的小说《招魂节一景》在《新思潮》上发表,获得了文坛的好评,那时,他已是东京帝国大学国文系的学生了。
  被伊豆歌女激发出的生命活力,洋溢在他的作品里和行动中。
  《伊豆舞女》深入人心,先后五次被改编成电影,人们在广播剧里听到了“好人哪”的清纯的女声,还在银幕上一睹舞女的芳容。文部省的国文教科书选了《伊豆舞女》,在日本的许多地方,都能看到伊豆舞女纪念碑。这些纪念碑,雕刻着舞女的独自像,也有她与“我”在一起的双人像。
  川端康成为日本民族和世界文坛留下了一个永恒的美的形象。
  
     到天国散步
  
  川端一生中,有两个绰号:参加丧礼的名人和搬家的名人。意谓他从小到大,参加丧礼最多,搬家最多。
  从伊豆到麻布,又从高圆到热海、浅草、大森力,战后的世态人情,风俗和现实,离美越来越远了。
  川端康成为此大感失望。他无法再带着美走进千千万万读者的心中,他开始逃离日本,到西欧到国外。
  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整个世界都改变了,人们精神空虚、思想沉沦、道德水准下降,物欲代表了追求和理想,川端康成走遍了世界,却发现自己更孤独了,他发现了美,但是,已经没有人愿意和分享了。他自嘲地说自己成了一个“无赖闲人”。
  1968年10月17日,川端在家中刚吃完早餐,外国通讯社的记者打电话告诉他,斯德哥尔摩决定授予他1968年度诺贝尔文学奖。
  川端康成在得到这一消息后,第一个反应竟是对妻子说:“不得了,到什么地方藏起来吧!”他惊慌失措,因为害怕受到喧嚣和干扰。
  妻子说:“有了正式的通知,今天无论怎样都必须和新闻记者见面,这是人世间一般的礼貌。”
  为了世间的礼貌,川端康成只好承受一切了。
  于是,络绎不绝的祝贺电话,蜂拥而至的新闻读者,将镰仓的川端住宅挤得水泄不通。在通往川端住宅的狭小道路上,被拜访者、祝贺者、采访记者的车塞得针插不进。直到深夜,客厅里灯火通明,报纸、电台、电视台记者的采访灯,耀眼地闪动,庭院里也不得不临时安置了照明灯,彻底打破了平时庭院的幽暗安静。
  这天晚上超过百人的新闻大军,和前来祝贺的政府官员,亲朋至友,造成了川端家空前绝后的喧闹声浪。川端身穿藏青色和服,不时露出无可奈何的苦笑,时不时生气似地缄默不语,强迫自己抑制住想抽身离去的冲动,不得不在二十个麦克风前,嘟嘟囔囔地回答着记者的提问。
  他只是淡淡地说:“是运气好,是我的动气好。我的文学,只是所谓感觉的东西。”
  10月19日,瑞典驻日本大使拜访川端,亲手送来了正式的获奖电讯和出席授奖仪式的请柬。这一天川端家大门外数十米的狭窄道路上,全是新闻记者和车辆,宽宽的大路上停着蜿蜒的车队,几名交通警察前来维持秩序。
  这一世界级的显赫荣誉,没给川端带来快乐,只使他感到厌烦和倦意。
  疲倦和不快在他脸上显现,一双锐利的大眼闪出不快的神色。
  他对记者说:“获奖的原因,第一托日本的传统的福,因为我的作品表现了日本传统。第二托各国翻译者出色翻译的福,但用日语审查会更好。第三托三岛由纪夫君的福,他前年便进入候选人,因为太年轻不行,所以才让我碰上了。”他强调说:“我本是愉懒无用之人。”而到了11月29日,日本国会又为川端举行获奖纪念祝贺会,日本首相夫妇也前往会场。站在金碧辉煌的讲台上,川端竟十分随便地说:“我妻子在场,我可讲不出话哟。”他略说了几句,便走下讲坛,混入祝贺的人群之中了。而当12月3日,川端要从羽田机场去斯德哥尔摩参加授奖仪式,他突然生气地说:“大家请便吧,我可是不去了!”
  好不容易参加完了一整套仪式,川端说了一声:“累了”。到旅馆倒头便睡,如释重负。
  1972年4月16日深夜,一个不仅令日本列岛,也让世界文坛哗然震惊的消息传扬开来:川端康成自杀身亡。
  4月16日下午二点四十五分,川端对家人说:“我散步去。”这是他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句话。这年1月中旬,川端康成在玛丽娜公寓的四楼购置了一套房间,做工作室,每周三次带助手去写作。
  下午他一个人离家,直到晚上未归,家人吩咐川端的助手岛守敏惠去公寓寻找,岛守在九点四十五分到达工作室时,发现川端已身亡。
  他死亡时间是下午六点,公寓管理人员说,川端下午三点到了公寓。助手去公寓时,只见他躺在盥洗室的棉被上,口含煤气管,已没了气息。枕边,放着打开瓶盖的威士忌酒和酒杯。没有留下遗书。
  我们找到了川端康成自杀之谜:他是个没有牵挂的人了,为了美的事业,他穷尽了一生的心血,直到七十三岁高龄,还每周三次伏案写作。但他身体不好,创作与《雪国》齐名的《古都》后,住进了医院内科,多年持续不断用安眠药,从写作《古都》之前,就到了滥用的地步。老早就想摆脱安眠药的川端,乘《古都》写完之机,在某一天,突然停止了服药,却发生了戒药症状及不良反应,被送进东大医院,入院十天左右神志昏迷不醒,他写到了身体的极限。作为普通人,他尽了心力,走遍了世界,为美奔波到老。
  而作为艺术家,他觉得“死是最高的艺术,死就是生”。那么,他是殉职而死,尤其是离开家,走到工作室去结束生命,更说明了他的用意之深。

稼轩八百年赋

稼轩八百年赋


文/孤侠行


   稼轩者,南宋辛弃疾是也。一代文宗,八荒鼎柱。忠励海内,词惠被世。自公诞世至刻下,正八百载也。今谨以酌尘之怅腑,金秋之泽润,赋遥缅之短章,以追先贤,并畅郢路幽怀:


    吾祖开疆寥廓兮,炎黄史之勉力。启华裔之蒙昧兮,发夏族之根衍。肇渺茫之上国兮,垂夷狄之腥涎。虏人凭陵中夏兮,黎首逢殃。野燹燎烈兮,哀生民之增伤。庙隳而代迭兮,倏忽至于有宋。


    忠烈振衣兮,忧士特而蔚起。惟汉祀之不用兮,稼轩抗然而命啸。疏美芹之衷腑兮,鸠国中之死士。饬飞虎于尘莽兮,竭匹夫之微力。开民望之切切兮,庶乎寤寐待旦以枕戈。匪李广之独杰兮,杀阵归而未捐。心不豫兮,金声作也。山河残兮,壤野凄也。岂改志兮?梦连营也。碧血滥兮,虏眦摧也。


    然忠贤秀而致谤,紫阙疑而不信。黜而见弃兮,躯闲忧深。嘉木遭霜兮,萧艾蔓衍。惟皇天之不整兮,家国危其飘摇。惜愤志之不酬兮,社稷倾颓。叹浩浩之蕙洁兮,濯激烈之壮怀。结郁沉之豪辞兮,任澄清宇内之慷慨。横千秋之气度兮,发亘古之悲声。


    忠湛湛兮,节符渺也。御甲村僻兮,中情郁也。列书阵兮,狂蹄羁也。成辞以伐兮,莫之申庭也。赍志以殁兮,国之殇也。草木变色兮,何嗟及也。词开一代之范兮,踵效纷也。倒悬之犹耻兮,萧发苍也。


    嗟乎!胡沙不静,戈甲难释。鸡凤同啼,千古例正。玉石糅杂,孰拨其正?凭而不竢,君子不为。竢而独衰,匹夫何岁?伊尹柄庖,终有竟时。宁戚饭牛,桓载以归。缟素圜楹,世乃惜惋。湘流风惨,杰士陨身。野莽秋穆,共感同怀。沧桑无仪,潮吟月寂。高标如炬,风雷俱下。辞澜纵横,溯宋之魂。


    呜呼!何镆铘之寒锋,敛裂胆之龙吟?抚萧襟之不平兮,挽侣辈之溘逝而长喟。临鼠盗之猖披兮,绝陷淖而不聊。疾骏鬃以荡志兮,合赴难之虎贲。列兹情以捭阖兮,望漠夜之茫茫。乌雀擅乎堂坛兮,独超卓而不群。捋须白以骋怀兮,徒看剑以沉吟。思建极之维艰兮,休金鼓之烈烈。何吹角之耿耿兮,曼休甲以忧旅。惟胡虏之未束兮,独赍怀而不逞。慨青騘之死骈枥兮,绎乎诗余之清浊。燕雀之高踞兮,独流眄乎东篱。念丹墀之煌煌兮,悲阴晦之玉曜。忠诡之不辨兮,番萎芳而致愍。怨诤直之岳岳兮,国之江泽其将溃。


    嗟尔!文宗武冠,谋远谟深。修策弗从,怒锋尘匣。锁钥解钮,千古一理。忠不必用,贤不必以。冥泉有灵,愿稍释之。遗玉流泽,后进承之。埙篪列乐,公其赏之。铜板铁琶,公其啸之。